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煤电松绑难逃涨价宿命

2018-12-06 20:02:56

煤电松绑难逃涨价宿命

实施了13年之久的“计划煤”和“市场煤”的煤炭价格双轨制,没能扛过2006年的严冬。2006年12月27日,发改委首次摒弃延续了50年之久的煤炭订货会形式,改用电视会议形式指导全国煤炭、电力企业实现真正的市场交易。被外电称为“中国一个计划经济的恐龙”走向终结。双轨制渐行渐远在12月27日的会议甘肃分会场现场获知,伴随进一步引入市场机制,发改委力图通过依法规范购销关系和优化运力输配,搭建一个几近全新的煤炭价格市场形成机制。“与相关地方和煤炭企业的先知先觉相比,发改委组织此番召开的煤炭产运需衔接电视会议虽然来得晚一些,但作用更大,等同再次给发电企业敲响电煤涨价警钟。”中国能源CEO韩小平说。中共中央党校能源专家曹新教授则认为,煤炭价格开放预示着全面市场化。“中国的煤炭总产量有2/3以上在供给发电企业,煤炭价格放开,对一度停滞不前的电力体制改革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他表示,电价的形成与构成比成品油价要复杂得多,煤炭价格改革之后,等同电企主要原料已经实现市场化,很可能会产生一种市场化倒逼电改进程加快的局面。电煤价格仍难逃干预价格机制松绑之后,是否意味电煤在2007年会上演一场疯狂的涨势?与会的甘肃华亭煤业集团领导向表示,电煤价格再涨1倍也不过分。他认为,煤炭作为不可再生资源,大肆开采已经给地方生态环境、煤炭企业及相关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历史欠账。而“这一本生态账、环境账,电力企业根本感受不到。”事实的确如此。在甘肃,发现,兰州市阿干镇——一度兴盛的甘肃矿——阿干煤矿在矿尽人散时,几乎和当年油尽城衰的玉门市一样,成了一座弃镇。走上当地路面上,不时有好心人提醒注意路面塌陷或者废弃的矿井。“这都是煤炭企业开足马力生产保电力供应的后果。”曹新表示,价格管制放开之后,煤企需要在煤炭中加入环境成本,电煤涨价已经成为必然。发改委能源局某官员也坦陈:“电价跟着煤价涨毫无悬念!”不过,他认为电煤价格在短期内不可能与“市场煤”价格并轨。“经过多年煤炭订货会的‘锤炼’,煤炭价格从某种意义上讲已经形成了价格同盟,国家不会因为承诺放开电煤价格就停止对恶性抬价的敲打。”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专家耿志成表示,电煤价格改革作为电改的一个重要支点,监管层显然不愿意看到如此现象。因此,未来不排除进一步加强对电煤价格监控的力度。在韩小平看来,国家不会真正放手电煤价格的深层原因在于,即便发电企业同意电煤涨价,但发电企业却没有能力把这些涨上去的成本输导给国家电公司。此外,电公司作为一个垄断者,在市场终端消费价格提升无望时,往往要求供给电的所有电力竞价上,这导致发电企业成了“钻进风箱的老鼠——两头受气。”煤电联动引发涨价担忧?采访中,几乎所有专家都担心政府单边涨价,会激起更大的社会不满。但中国清还在煤炭领域积累多年的历史欠账同样刻不容缓。资料显示,我国仅在煤炭安全投入方面的历史欠账就达百亿元之多。而电煤涨价意味2/3以上的煤炭产出有了新的收益,而这些收益恰恰可以弥补相关欠账。“成品油涨价、天然气涨价、液化气涨价,现在看来,连街头卖的蜂窝煤也要涨价了。”韩小平分析,在新一轮能源、资源类产品涨价风潮背后,可能还会引发更多的下游行业和产品步入涨价大潮。比如,享有“固体电”之称的电解铝,将在电煤涨价之后引发的电价上涨中陷入困境。眼下,发改委一方面放开电煤价格,一方面在致力关闭小煤矿。关闭小煤炭会减少煤炭供应总量,放开电煤价格则直接提升煤炭整体价格。韩小平说:“这本身就是一对矛盾体,解决矛盾的关键就是要打破电垄断,建立电企与煤企之间、电企与城市之间的长期供销机制。”[相关链接]小资料全国煤炭订货会为我国煤炭产运需衔接配置主要形式,已经实行50多年。煤企和电企在这个订货会上商定电煤价格并签订重点合同。2005年煤炭订货会正式改名为“全国重点煤炭产运需衔接会议”。由于我国煤炭价格已市场化,但电力价格却未能放开,这使得煤企与电企在价格上分歧很大,而煤炭订货会也失去了其原有的作用。在2006年年初举行的煤炭订货会上,煤电签订的合同甚少。2005年发改委宣布不再设定涨价上限,由电煤供需双方自主协商交易价格。但煤电双方因价格争执不休,发改委不得不再次对煤炭出台8%的限价政策。2007年开始,全国煤炭订货会采用电视会议的形式在北京召开,终价格也将由煤电双方谈判决定。

UVLED
电动洒水车厂家
螺旋钢管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