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中国煤炭成本为何高

2018-12-06 23:24:00

中国煤炭成本为何高

2015年开年以来,作为煤炭价格风向标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周周降,一路跌进4时代。4月15日,一期环指报收于450元/吨,较前一报告期下跌9元/吨,自年初以来已累计下跌75元/吨,较去年同期532降82,跌幅15%。煤炭价格持续走低,煤企深陷高成本、低利润的困境,行业亏损面不断扩大。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表示,今年前两个月,协会重点联系的90家大型企业亏损131亿元(去年同期利润112亿元),亏损面达80%以上。

经济增速放缓加剧煤炭供大于求的矛盾,造成煤价不断下跌的现状是有目共睹的。那么,我国煤炭成本高企的原因是什么,成本又高在何处?

物流成本高居煤炭成本之首

我国的煤炭资源以山西、陕西、内蒙古西部储量多,而用煤大户则集中在东南沿海煤炭市场。煤炭产销的地理分布情况,造成了我国煤炭北煤南下、西煤东运的运输格局。如此长距离、多周转的物流现况,使得煤炭物流总成本约占终端消费价格的40%,比例相当高。按照2014年我国煤炭消费量约35亿吨、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年均价为523元/吨计算,我国的煤炭物流成本达7322亿元,高居煤炭成本之首。

铁路运输是煤炭运输的主要方式。2015年2月1日起,国家铁路货物统一运价率平均每吨公里提高1分钱,即由14.51分钱提高到15.51分钱,并作为基准价,允许上浮不超过10%,下浮仍不限。在上述浮动范围内,铁路运输企业可以根据市场供求状况自主确定具体运价水平。铁路运费的上调,使身处水深火热中的煤企承受更大的压力。

有业内人士分析测算,此次调整,大秦等北部铁路运煤通道,全线运煤成本增加6元/吨,内蒙地区通过北通道下水的煤炭成本或增加10元/吨。其余流向的煤炭,以山西为中心,山西至河北地区的吨煤运输成本或增加元左右,流向山东地区吨煤或增加元左右,销往河南等地区的煤炭吨煤运输成本或增加元。因此,降低物流成本,成为煤炭行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所在。有资料显示,中国每1000公里的煤炭物流成本,相当于美国的10倍至15倍,这也意味着我国的煤炭物流成本有很大的下降空间。创新管理方式、完善煤炭行业供应链、推进煤炭物流信息化是煤炭物流市场的未来发展趋势,同时可以破解我国煤炭资源分布不均、铁路系统运力不足的难题。

煤企税费负担偏重

据统计,目前我国涉煤税费多达109项,其中包含21个税种和88种收费项目。税和费相比较,税收较为规范,费则从省到市、到县均可自行设置随意征收,甚至乡镇和煤企所在的村委会也能拿出向煤企要钱的依据。税费叠加、多头管理已成为普遍现象,名目繁多的税费就像一座座大山压在煤企身上,使其负重前行、难以喘息。

为了规范税费制度,减轻煤企负担,政府一直在努力。2014年12月1日起,中国煤炭资源税改革大幕拉开,煤炭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同时清理相关收费基金。内蒙古为9%,山西为8%,河北、河南、安徽等为2%。清费立税、不加重煤企税费负担,是此次改革的一大亮点。但现实却不尽如人意,改革效果一般,资源税的调节作用与改革前基本持平。而且,一些地区虽然实行了煤炭资源税改革,并确定了税率,但相关的收费基金并未得到有效清理。费未清、税负增的现状于煤企而言,煤炭终端销售成本不减反增,影响其价格竞争力。

近日,煤炭增值税税率有望由目前的17%下调至13%,成为热门话题。如果正式下调,可减轻煤炭企业部分负担。也有分析称,税率下调的出发点是为煤企减负,但可能会造成煤价进一步下跌的负面效应。税费负担过重已成为制约煤企盈利的重要因素,政府仍需进行深层次的税种改革,清理涉煤收费,让煤企轻装上阵,是煤炭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隐性成本令人无奈

隐性成本的存在已是业界公开的秘密,也很是令煤炭人无奈。我国煤炭隐性成本的绝大部分来自各级政府管理部门的权力寻租。

这样的事例不知凡几。如铁路部门的计划外加价、货运车皮的点装费,都在无形中推高了煤炭的经营成本。港口城市建设费、铁路建设费等各种建设费用的摊派,也在助推煤炭成本的增加。各级政府号召的自愿捐款更是大幅抬高煤炭的生产成本,兴建办公楼、街道修饰、学校粉刷,甚至各级官员子女的入学赞助、出国留学等费用,都需要煤老板们积极地自愿埋单。如此种种也只是冰山一角,这些不胜枚举的隐性成本,都是促成我国煤炭高额成本的帮凶。

针对那些有着明文规定的税费,改革之路都异常艰难,更别说这些上不得台面的隐性成本,其清除治理之路堪比蜀道之难。

除了上文提到的主要影响因素外,还有我国煤炭资源赋存条件较差、埋藏较深、行业从业人员较多、煤矿管理人员普遍缺乏创新和生产成本管理知识等诸多问题存在,这些影响因子均不同程度地提高了我们煤炭的生产成本。

如前所述,物流、税费、隐性成本等因素叠加,灰色利益链环环相扣,要想降低煤炭成本实属不易之事。煤炭行业的改革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路漫漫其修远兮,政府应为煤企创造一个公平的市场环境,提高煤炭领域各环节的透明度;降低煤炭物流成本,提高物流效率;加大清费立税的力度,取消一些附加在煤炭上的政策性收费,减轻煤企负担;加强煤炭领域的反腐工作,降低煤炭企业的隐性成本。煤企自身则应该加强生产管理并推行精细化管理,运用新技术、新工艺提高生产效率,开展节支降耗活动以降低固定成本。

云南球墨管
立式包装机
三辊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