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用唯物史观指导工业遗产研究

2019-05-22 07:58: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用唯物史观指导工业遗产研究

2013年7月,我参加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组织的调研组,赴辽宁和湖北就工业遗产保护与合理利用问题进行专题调查研究。在沈阳、抚顺、阜新、鞍山、武汉、黄石等城市,我们实地考察了冶炼、铸造、化工、采矿、建材等一系列工业遗址。在骄阳下,在大雨中,在中国民族工业启碇开航和取得突破性发展的地方,我一次次面对那些饱经沧桑的厂房、高炉、竖井和矿坑,仿佛听到它们在无声地讲述先辈们为振兴中华而筚路蓝缕、艰辛探索的奋斗史。这部历史跌宕起伏、深广厚重、悲欣交汇、可歌可泣,让我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同时也促使我对中国工业遗产研究、保护与利用的问题进行深入的思考。

工业遗产是指具有历史价值、社会价值、科技价值和艺术价值的工业文化遗存,是人类文化遗产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在妥善保护与合理利用的前提下,工业遗产还将获得新的用途和功能,产生不可忽视的经济价值。然而长期以来,人们对这份珍贵遗产的意义和作用认识不足,总以为这是落后的生产技术水平的体现,是旧时代和旧制度的遗物,是妨碍城市建设和发展的 包袱 ,甚至是影响景观与环境的 赘疣 。

近年来,我们的认识发生了转变。2006年,国家文物局发布《关于加强工业遗产保护的通知》,对工业遗产保护与合理利用做出了规定。按照《通知》精神,许多地区将这项工作列入议程,进行规划,采取措施,取得了初步成效。然而以这项事业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来衡量,我们的工作还存在很大差距。事实上,在文化遗产问题上, 详远略近 、 厚古薄今 的观念仍然相当流行。在一些地方,工业遗产首当其冲成为城市建设的牺牲品,许多重要遗存正在无可挽回地迅速消失。抢救工作迫在眉睫,实践经验亟须积累。有远见、有担当的领导不应当将这项工作仅仅看成是文物部门的业务,而应当放开眼光,承担使命,在加强统筹、合理规划、推动立法、有效保护、合理利用和广泛宣传等方面有所作为。

统筹规划、立法建章、保护利用和宣传教育,需要有清晰的科学思路和扎实的理论依据。面对这个前所未有、充满挑战的系统工程,仅凭单纯的热情、抽象的概念和笼统的要求不可能解决问题。为此,国家文物局的《通知》强调指出,必须 深入开展相关科学研究,逐步形成比较完善的工业遗产保护理论 。确实,理论探讨和学术研究是基础性的工作,是有效保护与合理利用工业遗产的必要前提。为了使这种探讨和研究从一开始就遵循正确的方向,我们需要确立一个科学的指针,那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在这里,我想根据自己实地考察和学习的体会,谈一谈对这个问题的认识。

任何时代的工业遗产,都是由物质载体和精神内涵共同构成的。我们一方面要努力保护好它的物质载体,同时要通过严肃认真的研究,准确地把握它的精神内涵,并且让全社会都了解这种内涵的价值和意义。只有这两方面的工作都做到位,工业遗产才能成为我们可资利用的宝贵财富,才能真正作为文化瑰宝传承给我们的后代。

所谓精神内涵,是指工业遗产的历史文化底蕴,包括对相关时代的生产方式、阶级关系、社会制度、科技水平和观念形态的历史记忆,特别是对一代又一代劳动者的开拓历程和奋斗精神的回顾总结。工业遗产正是因为生动地反映了社会进步的艰难曲折历程,才有了生命,有了灵魂。公众对这些遗产背后的故事了解得越多,对这些故事中蕴涵的历史规律领悟得越深,就越能具体亲切地感受到它们的意义和魅力,就越是会主动热情地支持遗产的保护和利用。如果抽去精神内涵,那些被命名为工业遗产的厂房和机器、铁轨和船坞,在公众面前不过是一堆冰冷的钢铁和砖石。

工业遗产的这种特征,对保护和利用工作提出了特殊要求。围绕这项工作进行的研究,不仅具有很强的学术性,而且具有鲜明的思想性和现实性。这也许是工业遗产研究与古代遗产研究的区别之一。

同古代遗产研究相比,中国的工业遗产研究可以说刚刚起步。我在调研中看了一些展览,听了一些介绍,也读到了一些文章和专着。在受到启发的同时,我感到有一些重要问题应当引起注意。特别是对中国近代以来历史发展的主流趋势、基本矛盾和内在动力,我们的认识需要进一步深化;对于相关历史事件和人物的评述,需要进一步做到准确完整。

我们知道, 工业遗产 这个概念是近若干年来从国外移植到我们国家的。西方的工业遗产自1 8世纪欧洲工业革命以来逐步积累,形成了今天的规模。那些遗产都是资本主义工业发展的产物,从总体上看,它们所经历和反映的社会结构与制度环境相对来说较为单一。中国的工业遗产则很不相同。同西方相比,中国工业发展史不算很长,只有一百多年。但在这一百多年中,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清末至今,我们的工业遗产经历过频繁的战争和深刻的革命,见证了民族的兴衰和政权的更迭,反映了整个社会从半殖民半封建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历史性巨变,反映了工人阶级进行顽强斗争、获得彻底解放、投身国家建设、推动改革事业的过程。因此,同西方工业遗产相比,中国的工业遗产包孕着更加丰富、复杂和特殊的历史内容和文化特征。这就要求我们在借鉴西方工业考古学理论和经验的同时,探寻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路径,全面准确地揭示中国工业遗产的这种丰富性、复杂性和特殊性,进而通过钩深致远、探赜索隐的考证与辨析,将隐含在历史深处的真相和哲理呈现出来,将历史遗存与现实生活的逻辑联系揭示出来。

我认为,要达到这个目的,必须以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作为指针。按照历史唯物主义原理,工业遗产是人类劳动的结晶。而人类劳动总是在一定的自然条件和社会条件下进行的。工业遗产鲜明具体地折射着各个历史时期的生产力发展水平、生产关系以及与此相适应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记录了工人阶级和劳苦大众为社会进步而进行创造和开拓的历程。马克思指出,整个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人正是通过劳动这种有意识的生命活动创造了社会的全部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参看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我们的工业遗产凝结着无数默默无闻的劳动者的鲜血和汗水、痛苦和希望、智慧和力量。

如果我们的研究要还原历史的真实面貌,那么关键的一条,就是要彰显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在中国的民族工业发展进程中的主体地位,反映他们在觉醒、奋争的过程中对自己的斗争道路、思想旗帜和领导核心的历史性选择,凸显中国共产党在民族复兴的大业中,作为先进生产力代表和工人阶级先锋队所发挥的不可替代的领导作用。

这样说并不是要抹杀社会的其他进步力量所起的作用,也不是要否定那些曾经为民族振兴而努力的志士仁人的历史地位,而是为了更加确当地评价他们的作用和地位。只有评价确当,才是真正对历史负责。恩格斯说过,历史是在 无数互相交错的力量 汇成的 一个总的合力 推动下向前发展的。(参看恩格斯1890年9月22日致约 布鲁赫的信)在中国人民为实现独立富强而进行的长期斗争中,各个阶级中的进步力量和有识之士瞻念国家前途,顺应历史潮流,从各种角度、各个方面发挥作用,因而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 总的合力 中的一部分。对于他们的历史贡献,必须充分肯定并做出恰如其分的表述;同时对于他们的历史局限性,也应当有清醒的认识并进行实事求是的评析。

例如对于清末洋务运动及其主要代表人物的评价,就应当采取尊重历史的科学态度。一方面,必须肯定他们的 自强新政 措施和 中体西用 思想反映了近代中国走现代化发展道路的历史要求,对外国侵略有所抵制;另一方面也应当看到,他们的活动始终以维护清朝统治为根本目的,所办洋务事业往往依赖外国,具有浓厚的封建性和垄断性。在这里,用贴标签的办法简单否定是不可取的;相反,全盘肯定、过于拔高也不符合实事求是的原则。总之,事情有两面,不能只讲一面;历史有规律,不能忽略主体。在对一些近代工业遗址的介绍中,我们需要说明清末洋务派首领在当时的历史眼光和积极作用,但也必须讲明他们的阶级局限与消极影响;我们尤其不能忘却千千万万血汗劳工,忽略他们为创建中国民族工业所做的牺牲与贡献。如果一个孩子在参观这些遗址以后只记得张之洞和盛宣怀,而对于在苦难屈辱中创造财富的无数劳工了无印象,那就说明我们没有尽到,因为我们没有向这个天真的孩子提供完整真实的历史图景。由此我想到,用历史唯物主义指导工业遗产研究,是一项多么重要而又紧迫的任务。

中国工业遗产反映了一百多年来的社会变迁,留有各个时期政治制度、财产关系、科技发展和文化演进的印记。这就更需要我们用唯物史观去深入研究,以便对它们的成因、特质和影响作出准确的判断和定位。同西方工业考古学者相比,我们的研究面临着更加丰富复杂的课题。这与其说是我们的困难,不如说是我们的优势,这些课题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广阔的探索空间和难得的创新契机。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作为一门新兴的交叉学科,需要各个研究领域的专家协力攻关。中国近现代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中国工运史、中共党史以及文物、科技、经济、美学等领域的学者应当联手合作,在总结实践经验、吸收已有成果的基础上,逐步形成中国特色的工业遗产保护和利用的理论,为实际工作提供思想和学理的支撑,同时以此来进一步丰富历史唯物主义。

将唯物史观作为工业遗产研究的指针,目的是为了促进我们透过繁芜丛杂的现象去探究事物的本质,而绝不是将学术研究教条化、政治化,绝不是照搬几条现成的哲学原理以取代深入的历史研究,绝不是拒绝借鉴国外的理论成果和实践经验,也绝不是让我们向公众简单地重复那些枯燥乏味的说教。实际上,唯物史观只是给我们提供了辨别方向的依据,它要求我们严格遵循学术工作本身的内在规律,坚决反对各种形式的概念化倾向;要求我们尽一切可能掌握客观证据,搜罗可靠信息,注重历史细节,作为辩证分析和科学综合的坚实基础;要求我们扩大研究视野,加强同国内外各种学派的对话和交流,以收博采众长之效;要求我们做到言之有物、言之有据、言之成理,使研究的结论真正具有无可辩驳的说服力和动人心弦的感染力。我相信,在唯物史观指引下,经过各个相关学科专家的共同努力,我国的工业遗产研究必将取得卓越的成就,不仅为推动工业遗产的保护与利用发挥先导作用,而且也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

我们热切地期盼具有中国风格的工业考古学早日诞生。

(2013年8月16日3版)

津西钢铁集团2012年自发电率将提升至5
LGG5SE让你从此不必吃土买单反
糯米网不堪千团大战将转型本地生活服务
分享到: